在那段分别的岁月,我终究学会了妥协

甘肃数码网 2019-04-24

九月到来之际,杨芷把她那头垂腰的长发扎成高高的马尾辫,这在过去的三年里是不曾有过的。处女座的她是个对自己百般挑剔的人,力求将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展现在大家面前,尤其是在齐飞面前,她都是那个裙摆与长发一起飞舞的精致女孩。想到这里,杨芷苦笑着叹了口气,把不舍的念头努力抛却。

在那段分别的岁月,我终究学会了妥协

曾有几次恍惚,杨芷都觉得齐还会回来的,在一起的三年里,他们也有过无数次的争吵,齐每次都是下楼转一圈,过一会儿拍一段蛋糕店的视频问她想吃哪个,顺路带回来。杨芷每次都没出息地妥协了,唯独这一次,杨芷等了好久都没有任何消息,齐飞这个名字成了她通讯录里不再弹出的对话框。

杨芷不止一次地想过,如果那天主动低头求齐不要走,现在的她是不是不用靠点外卖来维持一日三餐,不会因晚起挤公交导致上班迟到,不会在半夜被窗外的野猫吓醒,开着灯一个人坐到天亮……齐的种种好随着分开时间越长越发鲜明。尽管这般念念不忘,杨芷也未曾主动联系他一次。

和齐第一次见面是在大一新生报到的时候,齐和几个学姐学长负责接送新生。杨芷记得齐的笑容像九月的阳光一般温暖,声音却像冰块一样清冽。走了好远,杨芷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,只看到被汗水湿透的背影。对于这个回头,杨芷也说不上为什么,长相甜美,皮肤白皙的她身边并不缺乏像齐这类型的男孩,而她想要的是外表之下更为深刻的东西,比如才华,兴趣。

两个人渐渐熟络起来是在学生会竞选的时候,齐作为学生会主席,对前来竞选的直属学妹有所照顾也在情理之中,聊天之余,杨芷惊喜地发现他们都喜欢同一支乐队,同一部电影,同一个作家。

后来的事就顺理成章了,午夜场的电影,凌晨的海边日出,在街边的长椅从日暮西垂聊到漫天星斗。他们品味相似,节奏合拍,默契十足。

在那段分别的岁月,我终究学会了妥协

转眼就到齐毕业的日子了,凭借七分努力三分长相,齐顺利来到银行工作。朝九晚五的制度工作实在乏味,好在大学期间培养了不少爱好,常常在下班之余跟杨芷一起跑步,一起参加读书会,一起计划一场短途旅行。

杨芷也会利用周末时间到齐租的公寓替他收拾一下“狗窝”,她会提前预估齐回家的时间,准备好饭菜,手忙脚乱的准备却像加了滤镜一般美好,就算是油腻腻的菜刀,也像闪着钻石的光芒。齐也乐在其中,有时候悄悄进门,偷偷从后面将杨芷抱住,紧接着又凑上前去碰碰额头,蹭蹭脸颊,空气里弥漫的气息都洋溢着幸福的味道。

那样的日子可真好啊!好到分开以后还要靠着那段回忆挨过最艰难的时刻。

他们是什么时候有了这种距离感呢?也许是好久不聊的乐队跟电影,也许是接不下去的话题跟资讯,也许是无望的房价和缓慢上涨的工资……感情的温度就跟回复信息的速度一样,越冷越慢,生活的苦乐,慢慢的就找不到合适的措词跟身份彼此分享了。

在那段分别的岁月,我终究学会了妥协

谁也不愿主动联系,对于感情,不去挽留一个试图离开的人是他们共同的认知。终于,在那个分别的六月,随着毕业论文的定稿和十年再见的约定,杨芷学会了认真相爱,也适时告别。

许是情场失意职场得意,杨芷毕业后的工作是一家知名报社的编辑,凭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和积累多年的文字功底,已经能稳稳地站住脚跟并且游刃有余。生活的忙碌与充实让曾经隐隐作痛的人渐渐变得云淡风轻,很多时候我们以为自己脆弱得不堪一击,但在现实面前却可以咬着牙走很长一段路。

消失的人,回不去的青春,一场相聚离开让局中人学会了,放下爱过的人才能对未来认真。

在那段分别的岁月,我终究学会了妥协

作者:诗喃麻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