孩子,你好 —彩虹班育儿分享系列(五)

佳人时尚网 2019-05-23

有个朋友曾经开过这样的玩笑:她一直觉得必须得生个孩子,这样的人生才算完整,可当她生了孩子之后,觉得自己的人生不是“完整”了,而是“完蛋”了!有那么一段时间,我也有类似的感受。在当妈妈之前,我读过了龙应台的书《孩子你慢慢来》,为“妈妈”这个细腻的角色而感动。也读过一本台湾书籍《教养可以这么浪漫》,里面有不少实操性的建议。尽管做了很多准备,在涟漪出生后,初为人父母的我们,还是显得笨拙而焦虑。


不打扰,你有你的世界

涟漪是一位安静、胆小、谨慎、细致的孩子,在1岁半之前,她的户外活动几乎都是自己安静地坐在台阶上,不太跟其他小朋友互动。她的运动能力也在同龄人当中显得比较落后,最明显的是在3岁之后才能离地跳起。

在涟漪小时候,我一周有3-5天可以全天陪伴。在跟孩子的相处过程中,我渐渐发现,孩子并不是任何时候都需要大人。偶尔她会自己玩游戏,玩玩具,或者角色扮演,这时候我可以趁机发发呆。后来我意识到,这是孩子非常重要的时刻,她在专注于做一件事情。不打扰孩子玩耍是必须的!这也许是孩子专注力培养的第一阶段,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它们的萌芽。后来,我和谢爸爸,以及阿姨统一过行动——在孩子自己玩耍的时候,不要去问“要不要喝水”,“会不会太热”这些看似是“照顾”,事实是“打扰”的问题。

不打扰和不过多干涉,是我们至今沿用的规则。从一年级开始,我们告诉涟漪,做作业是你自己的事,爸爸妈妈也有自己的事。当孩子专注于做她自己的事情时,我们大人也在专注做自己的事,这既是一种陪伴,也是一种示范。我们家没有电视机,我们全家都没有看电视的习惯,没有了电视这一干扰项,她更能专注于她的玩具或学习。为了减少涟漪的信息闭塞影响,我们挑选一些有益的电视节目或电影,用投影的形式在周末跟她一起收看。Ipad和手机,在我们家也仅是一种工具。




越自律,越自由

当孩子的专注力得到一定培养之后,拓展兴趣就显得重要了。这是从专注到钻研的一种过渡,培养孩子主动去探索。谢爸爸的兴趣爱好广泛,而且他能够较长一段时间内保持对同一件事务的兴趣,并且去钻研它。涟漪的课余时间里,比较喜欢跟着爸爸混,能有更多新奇的、好玩的东西。爸爸也在工作之余尽量给予涟漪高质量的陪伴,他和女儿关于天文、地理、科学等方面有比较多的共同话题。涟漪周末跟爸爸一起学习射箭,平日在家也抽时间练习拉弓。随着射箭成绩的稳步提高,也反过来提升了专注力。


跟大多数父母一样,我们给涟漪读过很多故事。她的启蒙阅读是《婴儿画报》,有朗朗上口的儿歌,也有有趣的小故事。现在看来,《婴儿画报》还让涟漪学习了很多规则,从个人卫生,到游戏秩序,包括婴幼儿生活的方方面面。我陪伴涟漪的时间比爸爸多,我自然成了涟漪依恋关系中的重要他人,于是,规则由我来强调和执行(孩子在乎谁,谁去管孩子)。“有话好好说”,是我们对涟漪懂事之后的第一个要求,哭闹或撒泼的方式在我们面前是行不通的。当涟漪哭闹的时候,我会陪在她身边,让她尽情地哭,直到情绪宣泄完毕,能“好好说话”了,再对话。试过几次,她就知道妈妈的底线在哪里。我们鼓励她用“我想要……”, “我希望……,因为……”这样的句式来表达自己的需求。当涟漪提出无理要求时,我们温柔而坚定地拒绝。让她明白,爸爸妈妈的规则是什么,为什么这样。在跟孩子的相处过程中,谢爸爸和我通常站在统一战线,即使出现意见不合的情况,我们也会在事后讨论,不当面唱反调。这也是给予涟漪建立规则的重要细节。


自信而不张扬,孩子你能行

我和谢爸爸曾结合自身的成长经历讨论过一个人自信心的由来,我们的结论是:自信心是建立在行动的基础上的。当孩子体会到了“我能”,她的自信心自然就有了。涟漪是个胆小的孩子,同时也特别害怕失败,甚至会因为害怕失败而拒绝玩游戏。我们鼓励涟漪尝试,不是提供方法,也不是替代完成。一开始比较难,总是看到孩子退缩的一面

后来我们发现在孩子感兴趣的事情上,我们的鼓励比较容易奏效。“小步子,快反馈”,当有一点点小进步时,立马给予表扬。表扬时用具体的描述,“妈妈觉得你在××方面做的比较好,因为你做到了××××”,替代“你真棒!”这样比较空泛的语言。当孩子失败的时候,认同她的“失落、失望、沮丧”这些情绪,然后听听她的总结和分析,再一起定可及的小目标。在孩子的世界里,很多事情与“我能”或“我不能”有关,从穿衣服、搭积木到写字、做题、发言……都是一样的。

涟漪这两年在自信心方面比较有进步,要不是老师的观察和提醒,我和谢爸爸都没有发现这一点。其实作为一名普通孩子的家长,我们也不知道她“哪儿来的自信”。细想,除了尝试和鼓励外,自信心也是一种能“迁移”的感受。涟漪小时候自学了溜旱冰,这是她自己比较自豪的一件事。从中班到现在,涟漪每周五坚持到番禺跳芭蕾舞,从跟不上节奏、手脚无力的一名学员,到现在成为芭蕾舞班上的佼佼者,这些学有所得的成长体验,不仅让她体会到了什么是“我能”,还能在遇到类似情境的时候想起自己的学习经历,用同样的韧性和方法去面对困难,相信自己能做好。这也许就是自信心的一种“迁移”。


束起翅膀,陪你学飞

涟漪在这个学期在家话多了很多,常跟我分享学校的事情以及她自己的感受。有一次说起她在学校跟老师、同学们分享了她开心的一件事:妈妈一个多月没吼她了。这让我觉得又好笑又惭愧。尽管是学心理学出身,从事了多年的心理咨询工作,在照书养孩子的路上,我还是走了很多弯路。真正让我成长的,不是知识,不是经验,而是自己的孩子。

有一次,我和涟漪为了参加芭蕾舞的排练,在台风天赶去番禺,平时40分钟车程,那天晚上走了3个小时,而且路上还经历了轮胎爆胎的事件。排除万难抵达目的地后,排练已经结束了。在安全回到家之后,涟漪决定写下那天的经历。当我看完涟漪用幼稚的字体,词不达意地写出一篇日记之后,我突然明白,孩子看到和体会到的东西,跟我们大人是不一样的。我们不能以三十几年的资历去要求一个孩子。放下这种执念后,我的焦虑感也瞬间消逝了。我想不起来为什么会为了孩子做作业慢而急躁;为什么会因为孩子错别字多而生气;为什么会为了孩子总忘带本子回家而动怒;对于三年级的孩子来说,这些不是很正常的事吗?

因为生了孩子而感到“完蛋”的那位朋友,还有一句让我们笑翻了的“名言”:孩子的成长史,就是与父母的战斗史。在我看来,孩子的成长史,更是父母的成长史。该感谢的是孩子们,因为他们,我们才不断学习和成熟,学会如何成为父母。在今后的育儿路上,希望我们放下焦虑。

孩子,你好。欢迎你选择了我们,我们陪你一起长大。

 

谢涟漪妈妈

20181217